《X戰警:黑鳳凰》:是在演三小啦…

開創了漫畫英雄電影世代的《X戰警》,對當代英雄電影們有著不可抹滅的開國元老先鋒地位。《X戰警》中談論變種人面對主流社會中的宰制,更是這系列融合高度政治文本素材特色。X教授與萬磁王信奉的價值壁壘分明,鴿派與鷹派之間的理念之爭,私下卻是親密戰友。使得這套英雄作品更貼近現實政治風情,「被迫害者」被視為社會各種弱勢,舉凡同志、性別認同等議題,都在這套作品中闡述地相當厚實有深度。

 

從老年版到青年版,前一套《X戰警》在第三集就是談論「黑化」後的琴葛蕾,為了阻止這位鳳凰神威,當年的「金鋼狼」憑藉著不死之身,才能邁向對抗魔王的最後一關,手刃愛人/壞人這個道德兩難決定。

 

如此痛苦的下手,當年在戲劇張力上是比較有張力的。但到了前傳系列也要談論暗黑版的琴葛蕾,其一當然是有人對當年第三集的安排相當詬病,所以既然是前傳系列卡司相對年輕,當然要趁機把之前的錯誤彌補回來。但這也產生另一個問題,對於老影迷來說,這等於是在大銀幕看到「彼得帕克叔叔死兩次」的困惑感。

 

但真的是如此嗎?《X戰警:黑鳳凰》送出了相當具有娛樂效果的對戰場面,但這回琴葛蕾對抗X教授那場戲,卻完全給不出前一回的高壓悲壯。而X教授為了保護幼年時候琴葛蕾處於心理恐懼,阻隔孩提時的傷痛,最快的方式就是屏障。

 

X教授深信自己是對的,選擇不跟孩童時期的琴葛蕾說真相。否則知道生父害怕她,選擇主動遺棄女兒,這個事實豈不是更令人痛心嗎?才幾歲小孩,如何接受自己害死了母親,而父親選擇放棄養育的責任?

 

X教授立場不算真的犯錯,他在最無奈的道德壓力底下扛住善意謊言。劇本從這邊無法建立更有說服力的衝突,使得琴葛蕾與眾多X戰警上太空,接觸到鳳凰之力後重新啟動內心深藏的人格分裂或是幻聽等。這部分才是琴葛蕾角色的特殊之處,她更代表了女性在父權主義體系社會化之後,那些未被開發過的潛能與本能總算被觸動而石破天驚。

 

鳳凰之力當然是故事中的宇宙至高能量,電影改編中則是琴葛蕾為了避免同伴被這道不可測的破壞之力擊中致死,寧可自己吸收這個破壞力,導致自己經歷一段「假死」階段,之後復活後感受新生。宇宙力的「進入」,到琴葛蕾被潔西卡崔斯坦飾演的反派角色「吸出」能量(女性之間的相愛相殺,最迫害女性的,還經常都是女性),最終則是重置能量,女性的這半世紀自覺之旅,琴葛蕾角色活脫就是這門符號的隱喻。

 

只可惜前傳與原本前三集太多情節堆不起來,彷彿放棄前面三集設定,前傳這一套四部作品自成一格,可惜的是即便是同學會等級的最後一集,卻沒有太多令人懷念的名場面,煙火秀夠氣派,連前面幾集帥到破表的萬磁王,這次參戰立場搖擺,令人嘆氣。

 

註:其實這集是可以拍得很有趣,女性主義與精神官能症/知覺失調,內組在一起可以論述女性的覺醒到多重面貌的多端姿態。可惜就是可惜了。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