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船,宇航員/堯十三


初次聽到堯十三,是在《推拿》裡的那首電影片尾曲『他媽的』。他緩緩地道出:『我深愛的那個姑娘!她一點一點吃掉我的眼睛,我的世界,只剩下紅色!』這段既符合故事裡那個為愛瘋狂而沒有退路的執著,也透露了幾分悖離單純甜愛的詞曲想像。

這幾年涉獵中國一票民謠歌手(也多半都讓氣味相投的摩登天空把這票樂手簽到旗下),豪邁間見羞澀的宋東野,縱情詩意的馬頔,居然還來了個怪奇民謠樂音與後搖滾併行的堯十三(事實上,堯十三與這兩位樂手還創立音樂廠牌——麻油葉民間組織)。
堯十三在類型上的突破,使得不能單就民謠定義,再加上歌曲中的題材涉獵之廣,中國這遍遼闊土地上的各種民族音樂,都能順利成章地開花結果,堯十三就是這樣穿梭在這些混種天地中,滋養著我們觸不及的想像力。遊走在Folk與Weird folk間,一種不正統性的音樂努力地展開寂靜溫柔咆哮,這更是華語歌曲市場中鮮少培育的新穎有機品種。
讓堯十三聲名大噪的,大概就是『咬之歌』,照字形上的拆解,不難想像這是一個禁忌歌曲。用著傷感吉他聲響配合著尺度極限的詞彙,如果沒仔細聽歌詞的話,,光靠旋律,還會以為是首甜美清純的粉紅歌曲。堯十三就如此恣意妄為地用創作極限衝撞保守糊成一團的偽善情愛銀河,悠揚旋律與怪異歌詞的組合,幾分甜幾分鹹,讀懂了還會覺得麻辣才是真味。
作為堯十三的首張正式專輯《飛船,宇航員》沒有像『咬之歌』那樣的乖張,首波單曲『北方女王』倒是回到正統民謠情歌路線,曼陀鈴與鋼琴道出對傷心愛戀的遺憾,歌詞傾訴著愛情在誠實與說謊之間,我們各自變成了什麼樣的人。仔細研究堯十三的歌詞相當有意思,充滿了反反覆覆的正反對比,不只是單面的一味濫情。如同愛情裡的善變偽善,這些變數使得歌者與聆聽者,都能瞬間踏入自己的感情想像。


正當我們快要被堯十三的冷酷情歌引誘挑釁著,下一首『有信心』刻意變成幾分藍調幾分爵士,唱腔變成小屁孩般地惡意轉音,想變成AV男優那樣的深愛著對方,那份調皮不羈即刻歸位。這種頑劣任性,堯十三唱起來可愛無比。接著第四首『舊情人,我是時間的新歡』就又搖身一變,來個正經情歌。第五首『雨霖鈴』則似誦經般地念白,活像毫無章法地再轉進情歌。此曲可與倒數第二曲『Outro』對照聆聽,『Outro』更大膽地把詞念成誦經風格,也加入一些宗教詞彙,有心者再細看整首歌詞佈置,便可察覺出堯十三的實驗趣味,就連吸氣吞口水也是豐富的趣味頓點,厲害厲害。

整張最令我驚喜的,其實就是他之前的成名曲『失之城』,這是一首磅礡的後搖滾路線,二胡與吉他堆疊了濃烈情緒,東西風格融合成了此曲精要,3分鐘之後引入了電吉他與鼓聲的層次,對聽者來說就是一首十分具有影像感的動人旋律。

總結這張收錄13首的處女專輯,完整地展現堯十三多變風格,一下子是令你恨得牙癢癢小屁孩,一會就是深情老靈魂的寂寞咖啡店之歌,拋開旨意明顯的歌詞,純就旋律也能煽動你許久未曾被感動的渴望。
購買專輯請點這
拜訪膝關節粉絲團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