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之子:台灣影史第二賣座的日本電影

要談《天氣之子》之前,不得不說新海誠2016年的作品《你的名字》。這部片經歷了破天荒的票房紀錄,達到250億日幣。而在那之前新海誠的動畫屬於藝術獨立小眾向,當年日本發行方原本的預估可能是25億日幣,結果最後多了一個零。台灣也賣出2.5億的驚人數字,成為日本片在台灣影史最高賣座紀錄

換個角度想一下,如果你是新海誠,你會被迫面臨什麼壓力?

 

通常達到如此空前票房成就之後,自然要面對「如何複製下一個同等成功的商業大片」那樣的壓力。於是,新海誠先是找來了原班人馬RADWIMPS做配樂、歌曲。人物設計也是田中將賀處理(新海誠的強項是作畫背景、光線處理,而不是人物設計),買保險的態度非常明顯,新海誠自己仍舊一人包辦劇本導演之職。而且這片連在日本都不舉辦試片,

 

年度最受期待的日本動畫,新海誠的《天氣之子》登場了。由於前一回《你的名字》創下全台2.5億的驚人數字,不但刷下日本片在台灣影史最高賣座紀錄,當然也創下新海誠的影壇紀錄。

 

這是一個破天荒的賣座奇蹟,自然也帶動了《天氣之子》的商業條件。使得新海誠從過去的獨立風格,不得不面對市場大眾向的創作需求。也就是,新海誠不能再單純地透過寂寞絮語,成就短篇詩歌小品。

 

在《你的名字》是少見地把兩段時空編織地相當饒富趣味,相互錯身與錯過都是種美麗。《天氣之子》呢?同樣是少男少女愛戀心聲,但新海誠關注的更是幽微的人性之惡。

 

故事男主角高帆(醍醐虎汰朗 配音)離開位於離島的家鄉,獨自來到東京新宿,遇上同樣為生活經濟所苦的少女陽菜(森七菜 配音)。高帆為何逃家來東京打工?故事沒有明講,似乎暗示他受到家暴而逃家。

 

陽菜因為母親過世,需要打工照顧弟弟,情急之下,願意投身性產業。陰錯陽差地,高帆以為陽菜被皮條客強迫接客,當街英雄救美,沒想到給自己惹了一身麻煩。就這樣兩人相知相惜,陽菜用能夠改變天氣的本領,成了人肉晴天娃娃,沒想到招喚晴天是有代價的,最後結局令人意外。

 

《天氣之子》討論的是,當天氣異常,人類有本事「人定勝天」嗎?面對大自然的無情與隨機,資本主義奉行的各種成長與吞噬,所有的預測都變成不可測。資本主義看似刺激經濟,實際上是違反人性常態的。那麼,大自然的常態又是什麼?拉長地球時間軸,許多現在看到的地理環境,幾百年或幾千年前可能都不存在。那麼,自然到底是什麼?我覺得《天氣之子》在這一面的討論創意非常精彩。

 

而過去日本人追求的群我意識,個人是需要服膺在群體之下。故事的結尾,為了求陽菜能回到身邊,哪怕是世界毀滅,我都要賭上一把的豪情真愛,相對於其他愛情故事可能願意犧牲自我換取大愛,《天氣之子》其實是大膽地挑戰了日本過去信奉的價值觀。

 

即便是為了一個人,毀滅世界會是你在乎的嗎?或是,地球自己是否也有一套防禦機制,我們以為的世界末日,其實是種杞人憂天,生命自然會有一套新的適應方式。真情大愛不用那麼偉大,追求的就是絕對利己的小情小愛,並沒有錯誤。

 

許多人說新海誠擅長緊扣各種『距離』的設定,《天氣之子》把生與死的離別距離界線設定做足震撼創意,眾人與惡的距離,又是什麼?年紀的小小距離,也能玩出不同趣味。女主角一開始假裝比男主角大,而男主角看到女主角弟弟才國小卻是把妹高手,可見年齡的距離也不是問題。天氣之間的距離,雨天跟晴天就能造就人們心情差異,而新海誠團隊作畫技巧在這片絕對是更上一層樓,因為雨天晴天的光線陰影變化煞是迷人。

 

《天氣之子》其實不是單純的少男少女愛情動畫而已,新海誠透過本片對日本社會提出了數個大問題:家暴問題、未成年就業經濟問題、單親家庭、社會黑槍氾濫、氣候異常等等,最後透過愛情元素包裝了上面這些沈重議題,也難怪這片能成為日本代表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了。(註)

 

註記:討論社會弱勢底層向來是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一門利刃,去年日本代表《小偷家族》,今年韓國代表《寄生上流》。其實台灣今年的代表《誰先愛上他的》某種程度上則是討論性別愛情上的另一種弱勢。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