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你要知道的伊朗之二

你要知道的伊朗之二
之前提過伊朗當地的英文水準不佳,拿我在杜拜機場的狀況來說,光問一個EP航空在哪裡,就獲得三個以上的答案,等我到設拉子之後,當地人告訴我,當地有兩個機場,但櫃台又說,這裡只有一個機場,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事實上的確是一個機場,但一樣有兩個航站,一個飛國際線,也就是飛到首都德黑蘭再轉機,另一個接近是國內線,但這國內線有直航杜拜的班機,所幸兩個航站距離不會差太多,但你要用走的話也要花上半小時。去到設拉子的朋友千萬要小心這個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是光

是光
子夜時分的洋芋片很嗆口 飽和的牛奶滑入口中囤積著我的脂肪 夢境在呼喚我的被窩 我的雙眼在垂落之時夢見光線 她從光線裡走來 白色的洋裝綴著金色線 耀眼地,告訴我,她愛我 只是,在夢境 光轉成橙色,持續晃動著 眼前開始失焦,是淚水還是汗水滑過眼簾?
Continue Reading...

翻滾吧!小黃鴨

翻滾吧!小黃鴨
咕嚕咕嚕 你說我喝了一肚子的池水 嘟嘟嘟嘟 我說你抬了一輩子的疲憊 小黃潛水鴨 翻滾呀翻滾 在池水裡掀起漫天波濤 愛戀,在三十七度C的熱水中 炙熱,是愛情的原色
Continue Reading...

水蜜桃與熊的朋友們

水蜜桃與熊的朋友們
懶洋洋的海風穿了整間房屋 門房送的白色小熊和小黃鴨 總是好端端地黏上沙的氣息 多隻粉紅小馬和灰兔兒 以及來不及成熟的水蜜桃為我朗誦著 遠方,傳來滑板擦過地面的風聲 日光清醒,四射著 我清醒著卻是睡著的 妳睡著的卻是鬱悶的 世界轉動著夢境 現境無法牽起妳的手 只好 在夢中相會,娃娃們成了我們唯一的見證人
Continue Reading...

聖塔莫尼卡,豔陽下

聖塔莫尼卡,豔陽下
第二次來美國 就是在這,聖塔莫尼卡 豎著剛染好的褐黃頭髮 覺得自己融入了這的海風與膚色 純白染著靛藍天色,暈開來 妳說天是藍的,雲是黑的 我說我是妳的,妳是自由的
Continue Reading...

還沒準備好的夏天

還沒準備好的夏天
我也不知我該寫什麼 裸著上半身與黑夜凝結的風接吻 看看光溜溜的腳 踩著那冷冷的地板 好像在海裡 這裡是不是聖塔莫尼卡 我在混濁的沙灣中喘著
Continue Reading...

奇異果的夏天

奇異果的夏天
熱風頂著髮尖 呼嚕呼噜地吹著眉毛上的那滴汗 嘴裡的奇異果咬了一口 滿嘴的翠綠微酸入喉 是失戀的滋味 淡淡的寂寞滿臉都是 星期天,奇異果與泡麵與我同在 熱風不退,微雨間歇 難耐的夏日之夜就是如此 奇異果在仙境裡,夢遊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