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大媽:不要惹大媽

青春期的陰影到底會有多深?受到校園霸凌者,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嗎?復仇這條血路要花多久才能走完?

 

《恐怖大媽》(Ma)出自《姊妹》(The Help)導演泰德泰勒之手,找來老搭檔奧塔維亞史班斯(Octavia Spencer)合作,由她飾演一位怪奇大媽,本來只是答應某群想飲酒作樂的高中生們買酒,想不到藉此入侵這群高中生社群活動。

 

預告片裡就埋下明顯線索,未滿18歲的高中生想飲酒作樂,開趴搞Happy,性與藥品跟酒,就是青少年的三大快樂神器,為了快樂,大家都敢遊走法律道德邊緣。《恐怖大媽》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道德懲罰劇,因為青少年喝酒失控亂用藥,於是協助青少年狂歡的大媽殺害這群賀爾蒙蠱惑的孩子。這就回到70-80年代熱愛砍殺的虐殺片主題,道德貞操不潔者一律得死。

 

=======================  以下有雷=============================

 

當然,《恐怖大媽》並非如此,這位大媽從許多細節就看出詭異之處,從她與這群高中生互動過程,她從網路社群軟體查眾人身份後,再滲透這群人社交圈,其實這段可以做再驚悚些,讓人看出數位虛擬身份被入侵後,可以發生多少翻天覆地的災難。

 

故事一邊上演大媽的派對計畫,同時倒敘這位大媽的高中生活被多少同學霸凌,如今逮到機會,要讓當年霸凌她的人付出代價,就是接近這些人的二代,從中下毒手,如鄰家大嬸般的阿姨,原來才是心機最深的狠角色,招你喝酒其實是想捅你一刀,讓你醉是要你睡,等你睡就給你死。

 

大媽還原當年校園霸凌慘事,她喜歡的白人男孩居然是個渣男,騙她去向其他男同學「投懷送抱」,事成之後眾人在外看她「口技」如何?這種愛不對人的陰影變成被羞辱的噩夢。美國高中生主題的電影向來脫離不了性酒藥,性更是最大主題,彷彿高中生的終極目標就是脫單破處,而那些無法變成舞會國王、王后的人就會被當魯蛇。

 

有趣的是,《恐怖大媽》裡提到的這些當年在高中叱吒風雲的主角們,20年後也不過爾爾。20年後的社經地位有可能完全倒過來,這才給了大媽報復的機會。看到昔日風光的同學返鄉後,都不是人生勝利組,這必然是當年欺壓她的報復。而故事中後段的轉折是有意思的,大媽認為當年欺負她的路克伊凡斯,男人就是狗,因為他們滿腦子都在發春。

 

為了報復,她讓男人變成真正的狗,甚至還想斷掉他的命根子,這場戲拍得讓人驚聲尖叫。至於白人青少年同儕中的黑人,她更戲謔地幫對方漂白,也諷刺了種族議題。片尾轉折雖有點突然,但也讓人心酸大媽的寂寞青春成了報復血仇,這戲實足可當成校園反霸凌教材,青少年時期犯下的小蠢事都可能成為影響他人一生陰影的大噩夢,《恐怖大媽》用有限的驚悚篇幅呈現心靈受創壓力,奧塔維亞史班斯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慄。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