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是不是看不懂?

 

因為是中島哲也導演,前一回在《渴望》裡展現了全面暴衝的血腥狂亂後,《來了》(it comes)其實是「變本加厲」地示威發狠。把日本社會中的虛假表面與空無世代批判地淋漓盡致,開場就讓人摸不著邊際地在主角童年與現刻危機中交插剪輯,令觀眾還無法理解這場風暴究竟為何而來,到底來的是什麼?「來者」真的不善嗎?

 

故事從妻夫木聰與黑木華參加家族喪禮,到兩人婚禮,觀眾看他們狀似親密,但禮節之外的壓力,看黑木華的抽菸那幕畫面,就可以理解妻夫木聰的白目命令,要求融入家族制度是種情緒勒索。

 

婚禮那場戲時更見出黑木華的女性友人參加婚禮時,也正在對其他單身賓客品頭論足,婚禮是一幕政經縮影,男性成為獵物,女性屈就於現實主義底下要步入家庭成為社會「正常」群像,男性則樂於當「表面上的好爸爸」。妻夫木聰讓觀眾喜愛他的娃娃臉,進而認同他認真經營寫親子部落格的美好模樣。誰能對妻夫木聰的笑容說不呢?這麼陽光,如此鄰家男孩。一切都這麼好,不是嗎?當然不是。

 

中島哲也改編這小說,重點就是在推翻表面甜蜜模樣之後的殘酷冷傲。日本人都是為了達到眾人期待而活著,對於醜陋的過去,可是處心積慮地要切割拋棄。如同片中黑木華母親身份令女兒鄙夷,想徹底一刀兩斷。對於上層的神力權勢,則也想半調子似地模仿重現,所以有了驅魔師松隆子與妹妹小松菜奈的對比。

 

最特別的是驅魔師握有的政治資源,超乎預期地龐大,神道教才是真正政教合一的最終定奪者,片尾為了展開人魔大戰,把日本境內主體信仰全放了進來,相較之下,日本人向來喜歡「婚禮做西式,喪禮歸佛家」。最終驅魔對決當然不會有西方主義的象徵,這不也等於就算表面上我們多麼崇拜西式浪漫的情懷,但當危難時還是得用自家人的工具才能對決。明治維新之後的西方列強終究只是停在表面上的浪漫想像,骨子裡還是日本帝國主義的征服主義才能定生死。

 

《來了》看似紛亂狂暴,每一環都在反擊日本人眾多「不能說的秘密」,關於生死、政治、權力結構、婚姻,所有和樂的表象都是虛假,寂寞可以呼喚邪靈,惡魔可以成真,人心比惡魔還險毒,畏懼血色害怕群魔,但偏偏有人熱愛與惡打交道,超越道德禁忌,那是一種快感,一種毒,戒不了的集體高潮。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