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裂:人格分裂的極限能超越肉身神話嗎?

 

《異裂》(GLASS)這個電影能開拍,是有點意思的。

 

因為《分裂》(SPLIT)大賣2.8億美金之後,讓印裔導演奈沙馬蘭重回票房寶座,畢竟奈沙馬蘭經歷了《陰森林》、《水中的女人》、《破‧天‧慌》《降世神通》、《地球過後》的口碑失利(其中《陰》票房尚可)與票房巨挫,甚至一度被戲稱周遊各片廠卻都搞垮每個投資案。

 

換個角度看,要能一口氣周旋在博偉、福斯、華納、環球尋求綠燈融資拍片,本身來說就不容易。這在好萊塢是很少見的,多半導演的工作室有相當配合的發行片公司,所以奈沙馬蘭的這幾個電影票房失利,頓時間也讓片商對他的驚悚紅利感到投資風險。直到《探訪》重振聲勢之後,再靠《分裂》找回驚悚片基本盤。

 

而《分裂》片尾出現的布魯斯威利更令人驚訝萬分,知道奈沙馬蘭當年的《驚心動魄》就知道,這位昔日的票房金童淪為噓聲衰神,當年可是靠著幾部佳作打江山,而《驚》就是其中一部。當年的布魯斯威利是不死硬漢大衛,真正的「unbreakable」,遇上了智足多謀的「玻璃先生」(山謬傑克森飾演),卻是一位輕輕一碰就骨折。一個銳不可當,一個應聲就碎。奈沙馬蘭設計這組對比角色煞是鮮明,在玻璃先生眼中,大衛是得到超人類能力的人卻未好好運用也沒正視使用,直到被他激發之後才召喚出場。

 

《異裂》片名既然以「玻璃先生」為名,那就知道這次主角不再是24個比利分身的凱文(詹姆斯麥艾維飾演)。即便觀眾折服他那瞬間翻臉如翻書的人格分裂演技,凱文體內住了個超我形象的「野獸」。在外人看來是反派,但反派之惡是如何被催生的?這是本片一大賣點。

 

把硬漢大衛、野獸凱文及玻璃先生三人分同組,剛好是神魔人的概念,或是人獸神,從不同角度解讀,亦可有不同趣味。這過程精妙的是奈沙馬蘭在19年後居然可以把《驚心動魄》的線索放在《異裂》中解答,這個劇本巧思是很有原創精神的。而理論上被觀眾視為反派的玻璃先生,他既想操弄硬漢刀槍不入的大衛跟野獸對決,也想讓世人見識到「超人類」的可能性。

 

玻璃先生是神魔合體的存在,他覺得身心承受的苦痛需要得到解答,如果上帝存在,就該給他一個合理存在於世間的原因。這也是他為何願意成為「King maker」,他把大衛或是把野獸叫出來,他相信只有他才有此能耐。即便過程有必要之惡,那就當他是遁入魔道的修羅也無妨。他受夠了世間欺瞞與阻礙,世人無法正視這群人的存在。

 

片尾的轉折是很有意思的,《異裂》仍舊有骨氣挑戰主流市場裡的英雄美學,英雄與反派需要對決,英雄之旅必須有心魔有救贖,最後得道成仁,重新復活再生,這是好萊塢的英雄套路。奈沙馬蘭走得極端,他改寫這些公式才有趣,才夠出乎預期,才是「奈沙馬蘭」式的美學。在傻眼貓咪與驚訝震驚之中擺盪,零分與滿分的差距就是他甘願賭的投資。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