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普照:證明金馬獎獲獎後票房加分了

註:本片於11月23日晚間金馬獎大獲六獎,包括最佳劇情長片。隔天周日票房票數直接翻倍,成為上映四周來最好的單日成績,不過受限場次問題,片長過長,不利排片,也無法大爆發突破。不過目前全台票房已經達到1400萬,算是這波金馬獎獲獎後確實有受益的作品。本片也是目前鍾孟宏導演最好票房的一部,但因為成本很高,約4400萬。有看過片的人就知道錢花在哪了,所以本片目前仍是賠錢狀況。除非後面有奇蹟讓他賣座超過8000萬….

 

楊德昌導演的最後代表作《一一》, 2000年時榮獲坎城影展最佳導演,評價甚高。但受制於當時宣發環境,楊導演不願接受當時多半草草上片了事的風氣,使得這部傑作無緣商業映演,直到楊導逝世十周年後才正式上映。

 

這部談論中產階級群像的電影,看似稀鬆平常,透過近174分鐘的史詩長度,反覆辯證著生命價值,堪稱是近代研究台灣新浪潮時期電影重要代表。對於當時映演發行的拉扯更讓這片在影迷心中添增了幾分傳奇與無奈。面對神壇大作,眾人只能仰望。

 

來到了21世紀,金馬常客鍾孟宏大導演的犀利眼光,讓他在多部作品中都交出驚人質量。從《停車》、《第四張畫》、《失魂》、《一路順風》,每部都如此洞悉人性,有時殘酷地讓人不敢直視。

 

鍾孟宏的創作手痕很難被歸類定義,他挖掘不為人知的幽暗深淵,也創造著難以被模仿的黑色幽默。外加他化身為另一個身份的攝影師:中島長雄。每隔構圖之完美,那種飽滿且富餘韻的光影變化,每格畫面都像極了高端藝術手勁。

 

來到《陽光普照》,這可能是21世紀之後的台灣電影作品中,最能與楊德昌導演《一一》相映成趣的電影。同樣談家庭與各自成員的人生命題與勇氣,一樣有著無法脫困的泥淖無力,但《陽光普照》把「人生方向」作為更重要的積極作為,《一一》裡帶了幾分知識份子的色彩,那《陽光普照》則是探照底層庶民真正的心海羅盤。

 

從一位駕訓班教練阿文開始,駕訓場斗大的宣傳字樣:「把握時間,掌握方向」,既是他的職場模樣,也是一門口號信仰。他要學員們把握時間,掌握方向,開好車才能過關。他也期待大兒子阿豪把握時間,掌握方向好好念書,考上醫科變成人生勝利組。

 

大兒子是片名陽光普照的本體,他溫和良善體貼,他希望能照亮每一個人。卻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麼做,用善意編織的社群關係如此正面,他卻無法選擇其他難解習題。

 

小兒子因為好友菜頭夥同砍人,犯下大錯後進感化院教育。父親對他失去信心,對外一律當成沒這個兒子。小兒子在入院之前居然搞大了女友小玉肚子,這時媽媽決定幫小兒子養小孩,希望能幫助小兒子。

 

大兒子與小兒子的反差,一位是處處替人著想的善良男孩,一位則是處處讓人擔心的衝撞少年。兄弟之間其實關係挺好,但大哥的好,讓小弟無地自容也無處可去,遇到了兄弟氣息的菜頭,自然挺成一國。

 

《陽光普照》值得拿一座年度最佳整體演出獎,全體演員的化學效應綻放出屬於這部片才調理出來的氣味。而這之中更讓人思考的,是我們能否真正能理解他人?

 

父親是口號式過一天算一天,要求別人卻無法要求自己,這是許多中年長輩的囉嗦公約數。他們期望別人做到自己無法達成的目標,他們的希望都在下一代,給了他人多少壓力,自己也不當一回事。直到片尾,他掌握了真正的人生方向,是他的最後救贖,他的惡意也是善意,人生還有比這樣的道德立場兩難的嗎?

 

柯淑勤飾演的母親一角是片中最關鍵的橋樑元素,若非有她,這家早就分崩離析。淚水無言盡訴種種傷悲,唯一的領悟代價是放下。後半段一幕夫妻倆登山後,最後的吐實橋段,完全不可思議。透過明亮的山景日光,卻要上演夫妻倆不可告人的黑暗真相,這是極大對比,用這種方式拍真是不可思議,外在的愉快對照內在揪結,明亮與闇黑。鍾導選擇這樣拍,真是巧思。

 

兄弟倆的表演也極好,大兒子的溫暖與小兒子的冷酷,他們都有不為人知的那一面,只是選擇用什麼方向面對世界,人們永遠不會懂另一面,也無法懂,生命都是在看似風光明媚中轉到了困頓無解。

 

特別要提一下片中劉冠廷飾演的菜頭,用那無表情的言語霸凌著對方,看似打屁聊天的冷調眼神也能令觀眾懼怕,他是故事最後半小時神來一筆的劇情推手,非常精彩。

 

《陽光普照》絕對可以說是自《一一》之後最精彩的家庭主題電影,故事每個角色的章節都是立體完整,就連看似壞人的配角,他那悲憤的心聲也能讓觀眾同情。鍾孟宏這部磅礡家庭史詩大片,值得觀眾慢慢品味,體驗那份驚人的後座力。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