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盧貝松回來了?(黑人問號)

如果你很懷念盧貝松早期的(女)殺手電影,如果你喜歡女力撕毀嘔心男性面具宰制的社會。《安娜》(ANNA)絕對是你要看的100%電影。

 

法國導演盧貝松絕對是最會拍女殺手/英雄的導演之一(另一位則是詹姆斯卡麥隆),盧貝松早年從《霹靂煞》到《第五元素》、《聖女貞德》甚至是《露西》(就連不是他執導,但由他編劇的《黑蘭煞》仍舊火力十足),盧貝松既要拍出女性在社會定義上的既定形象,也要給出反擊父權體制底下的痛快扣殺。

《安娜》表面上是這樣的故事:一個在市場賣俄羅斯娃娃的女子,被來自法國挖掘模特兒到巴黎拍攝的星探相上,邀約去走秀拍照之後,被視為明日之星。模特公司合夥人看上她之後,跟她約會了幾個月,合夥人哭夭只有親親抱抱沒有進一步,這時安娜表示給她進浴室準備準備。正當精蟲衝腦的合夥人在總統套房就緒後,安娜出來給他兩槍上天堂。

不是名模勇闖巴黎時尚週嗎?居然接下來就變成殺手片?名模怎麼變成殺手?接下來才倒敘法,帶領觀眾看看名模為何要當斜槓青年,原來她出身潦倒,搭上沒用的街頭魯蛇男,除了嗑藥當廢柴之外一無是處。直到被俄羅斯情報單位相上,培訓成為情報員,要求執行五年任務,從此變成名模大間諜。

故事如果只有這樣,那就太單純了。以下有雷。

 

===我是分隔線=======

 

《安娜》這戲的魅力在於女主角安娜遊走在美蘇兩大情報陣營中,在男性體制壓迫下,女性是沒有自由意志。不管拿了多少關鍵情報,男人只會對妳說場面話,要妳奉獻要一切。女人都是男人踩上去的可被消耗軀體,女人就是父權主宰下的棋子。

當安娜檔案上寫著孩提時熱愛棋藝,懂棋語的人才懂佈局,如何在對手下手前先想好後面退防部署,都是這片在諜對諜過程中的精彩關鍵。安娜更是超越了性別,她可以愛男人,也可以愛女人。

更重要的是,她從諜報情治工作中找到尋找自己的方式。當她為了應付美蘇兩大情報系統,必須賣命為雙方奪取情報,有時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戴上哪一幅面具。

如同她在市場上賣的俄羅斯娃娃,一層又一層地拿開之後,我們到底是什麼?

《安娜》節奏又酷又帥,時而調侃被慾望沖昏的男性,時而上演暴力殘酷的殺戮技巧。加上安娜天真臉孔與纖瘦體型,讓人無法指控這樣的女子。關於美麗的背叛都是我們自討苦吃,關於美麗人們做的一切都是對的,關於女性如何運用美麗成功地為自己找到復活新生之路,《安娜》比你想像中的爽快多更多。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